展開選單

網站服務選單

頁面路徑列表

子選單列表

博客來選書

放下馬可波羅的偏見──從世大運西洋劍事件談起──九月選書《樂園的復歸?》

  • 字級

樂園的復歸?:遠古時代的性如何影響今日的我們

樂園的復歸?:遠古時代的性如何影響今日的我們

今年(2017)在台北舉辦的世界大學運動會,除了「中華台北隊」還是「台灣隊」的隊名仍舊吵不完,另一個在網路上熱議的焦點是,一名女網友在網上發文宣稱自己大戰「世大運西洋小鮮肉」的西洋劍事件。

這名女網友在PTT BBS站的西斯版(Sex)貼文敘述自己與從國外來參加的世大運的男選手發生性關係的經歷,由於事件細節與人物個資描寫太過詳盡,使得該名國外選手被「肉搜」,引發洩漏他人隱私的爭議。後來這位女網友不僅刪去自己的文章,更指稱她這篇文章是一篇「幻想文」。讓整個事件的真真假假,模糊難辨。

姑且不論這件事情的真偽,以及暴露他人個資的問題,單就網友們對此事件的爆量回應就很值得進一步討論。鄉民們的回應除了「羨慕嫉妒推」、「好想吃吃看外國小鮮肉喔」之外,更有不少:「這樣真的推不下去,我猜房錢也是你出的」、「台女主動開車跑大老遠找洋男,還付旅館錢免費被X好玩的」、「台女真的很棒」、「丟台灣的臉哪,還沒怎樣」、「這種真的就是CCR的具體展現了」。

「CCR」果然在這裡出現了。CCR,全名為Cross Cultural Romance,原本指的是跨文化間的戀愛,在PTT則用以專指男性白種人與女性黃種人的戀愛,後來更有「西餐妹」、「哈洋屌」的歧視意涵。為什麼本國女子與外國男子(特別是來自西方國家)發生性關係,會讓這些台灣男性產生如此巨大的焦慮和恐慌,以至於製造出這些「厭女」、「仇女」、「侮辱女性」具攻擊性的反動言論?

《樂園的復歸?遠古時代的性如何影響今日的我們》書中回顧了父權社會關於性的標準論述,這個論述指出了人類的結偶關係就是,男性給予保護、照顧以交換女性提供專屬的交配權利,因而男性視女性的身體為其所有物,對於女性在肉體上的出軌十分敏感,因為這將影響他對父子關係的確定。

回過頭來看,一直以來存在於台灣男性心中對於「CCR」的集體恐慌與焦慮,說穿了,不過就是剝奪他們與本國女性「專屬交配權利」的恐懼,而這也來自對於國族的人格化想像,把與外國男人發生性關係的女性化約為全體台灣女性,再將自己難平的憤恨投射到全體台灣男性身上。

但若我們進而追問,如果這種「專屬交配的權利」原本就不存在呢?
這正是《樂園的復歸?遠古時代的性如何影響今日的我們》所提出的警醒。前述關於性的標準論述並不是理所當然,自古而來就自然存在的。放在人類演化的歷史過程中,這個所謂的「標準論述」只是人類社會的特殊狀態。

既然是特殊狀態,就不是放諸四海的法則,而能輕易找到反例。
例如《樂園的復歸?》書中提到了當年馬可波羅造訪中國西南摩梭族的居住地,馬可波羅對當地的性生活大感意外,他看到好幾次「有外地人和某個可憐蟲的妻子在床上打滾了三四天」。但事實上,馬可波羅對摩梭人的家庭結構完全解讀錯誤,並帶著先入為主的有色眼鏡,將女人能否性交誤判為由男人控制的物品。

當然台灣不是摩梭,但我們的觀念也不應繼續停留在馬可波羅的時代。什麼是性自主?什麼是性解放?性必須合乎道德?或是非關道德的?讀了《樂園的復歸?》絕對足以讓我們重新思考以上這些問題,以及關於性與愛的意義。
陳若沖
大家出版社編輯

回文章列表

上下則文章

回文章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