展開選單

網站服務選單

登入

頁面路徑列表

人物專訪

從《黑孩子》看見孩子的美好,與發光的生命故事──專訪「孩子的書屋」陳俊朗、古碧玲

  • 字級


「孩子的書屋」陳俊朗(陳爸)與作家古碧玲(圖/字畝文化提供)


繪本《黑孩子》是描述家庭功能不全、無法被妥善照顧的孩子們,在台東「孩子的書屋」創辦人陳俊朗先生(陳爸)幫助之下,重新得到自我認同和發展尊嚴,並有所改變的故事。本文專訪此故事的靈魂人物陳爸,以及多年來不斷以文字和行動力量幫助黑孩子的資深文字工作者
,透過訪談,我們希望更加瞭解兩位長年在這樣的關懷行動中的真切想法。



Q1:如何向一般大眾描述「黑孩子」?

黑孩子

黑孩子

陳俊朗(以下簡稱陳):過往,我們稱行為偏差的孩子「壞孩子」或「不良少年」,專業術語則稱「非行少年」,書屋有許多符合類似定義的孩子,我們對外都用「黑孩子」來替代。在與這些孩子長久相處的過程裡,我們看得到孩子因環境造成的被動態度,我們也參與了黑孩子長期承受傷害的無奈和忿恨。出於感同身受——他們少了光芒、情緒暗「黑」,疼惜他們就像對待自己的「孩子」,所以叫「黑孩子」。

玲(以下簡稱古):「黑孩子」出身在經濟弱勢的家庭,大人改變不了自己的命運,孩子更無能為力的在黑暗中過日子、討生活,他們都很可能是在學校被同儕另眼看待的大、小孩子。

Q2:最能幫助黑孩子的方式是什麼呢?

陳:孩子最需要的是理解。

古:請理解他們,不要貼標籤在他們身上。在經濟協助上,讓他們學到技術,可以獨立於社會並具備工作技能,但不要直接給黑孩子金錢支助,惟可捐款給陪伴並扶植他們的機構(但捐款前請先打聽機構的可信度與紀錄為佳)。

Q3:黑孩子可以教給其他人什麼樣特別的價值觀、生命態度?

陳:幸福其實並不那麼理所當然。在這個前提之下,珍惜幸福,但也理解並包容不幸福的其他人,或因此而衍生的不和諧關係。

古:不分別心、不憑外表看人、不隨意幫人下定論。

面對黑孩子,應該理解他們,而非先貼上標籤(圖/《黑孩子》內頁)


Q4:透過對黑孩子的觀察及磨合,是否可分享給其他老師或家長,如何與行為或情感表達較為特殊的孩子們相處,並打造適合他們的活動或課程?

陳:幾個建議:

  1. 將他們當成自己的孩子去理解:接受他們,不管他們情況有多糟。
  2. 帶給他們成功經驗:跟他們約定一個有一點難的目標,例如,騎單車100公里的計畫。陪他們計劃、執行、完成。看見他們相信自己的微笑。
  3. 不用急著去改變他們的缺點:他們的缺點是有了優點之後慢慢被擠掉的,不是說說就能改的。

古:老師在特別關切這些孩子之前,必須先引導其他孩子知道黑孩子的成長背景;老師可以透過觀察與交談,了解黑孩子(物質和精神層面的)的匱乏與需要,但不能急。

Q5:您看見的「黑孩子的發光時刻」為何?

陳:我來說個故事。2013年我們帶黑孩子蓋一間二層樓、100坪的土磚屋。一開始打地基、做土磚、學基礎技術,他們雖然不耐煩,仍靠著賣面子給書屋的態度撐著做。直到鋼骨架出了房子的外型那一天,孩子們看著看著,一臉不可置信,有點高興、眼眶紅紅的自言自語道:我們真的在蓋房子捏……。

之後的每一天,孩子臉上不再是賣面子勉強配合,而是殺氣騰騰的表現出「我要把房子蓋好」。那段時間,在燠熱的天氣中,這群大家都漠視、輕視的孩子,熱吐了,繼續做;曬焦了,潑潑涼水繼續做;中暑了,稍稍恢復又接著做。根本不想休息。說他們「殺紅了眼」有點生猛,但他們看我的眼神就是:「他媽的,誰說我不行!」

古:當「孩子的書屋」的黑孩子們完成了他們的「青林書屋」那時——他們認真學習工班的技藝,雖不見得完美,卻做到了。

黑孩子們在學習工班技藝的過程中,獲得成就感,也找到自己的價值(圖/《黑孩子》內頁)

由「孩子的書屋」黑孩子們合力完成的「青林書屋」(攝影/馮季眉)


Q6:與黑孩子接觸時的特別體悟,或令您難以忘懷的經驗?

陳:我再說個故事。小宏是柔道高手,因為家庭因素,他很知道如何用武力解決所有紛爭與不同意見。喝酒、鬥毆,加上有一天沒一天的工作型態,一直是他跟社會互動的習慣模式。剛到書屋工班時,他遲到、桀驁不馴、工作懶散,而這些在黑孩子身上都很正常。書屋的工班領頭,每天得在上班前一個小時,就到這些孩子的家裡一一叫起床上班。

這樣的情況持續半年多。某天早晨,七點四十分,工班領頭打電話給我,在他近十秒鐘的哽咽之後,緩緩的說:「他們到齊了。」尼伯特颱風剛走,我開車到各據點去看損壞情形。這些黑孩子比我更早到據點,他們渾身濕透、賣力拖著樹枝、清理現場,不必吩咐,沒有逃避。我在車上紅了眼眶,那一刻我才真懂了工班領頭電話那頭哽咽的感受。

古:我記得在書屋裡有位大女孩,從高中畢業後就開始混特種行業工作,當她來到書屋,投入書屋的農作、進入工班,我每次看到她,她都愈來愈好,她改變了自己的命運。只要自己願意,以及有心人願意給黑孩子們機會,他們就可以面向陽光。

Q7:在從事與黑孩子的輔導陪伴工作中,若面對不同的聲音,怎麼處理?

陳:社會對這些孩子通常都有既定成見,有不同的意見,甚至反對的聲音,都很常見,我也覺得很正常。我們深知,這些孩子被錯誤對待之下所需付出的社會成本。我們一直都希望社會大眾理解這些孩子,也以我們經驗中對的模式引導這些孩子。在這些不同意見當中,有些觀念錯誤,讓人沮喪,但我們會以孩子們的成功案例來回應。社會以流氓、不良少年的標籤來看待這些孩子,是逼迫他們回不了頭的主因。所以,將黑孩子的故事畫出來、說出來,將是社會對這些孩子多一些理解的橋樑。

Q8:最希望誰來閱讀《黑孩子》?

陳:創作繪本的最初,是希望各個角落的黑孩子都能感覺到不孤單,進而被鼓舞。這樣最初的希望,大過於期望社會多了解黑孩子一些。但這本書出版之後,各方的回應讓我們知道,許多正常家庭中的孩子,也因這本繪本而發現了自己的幸福,學習了更珍惜擁有。這倒是意外的收穫。

古:開始進入群體生活的小小孩,就可以讀《黑孩子》。在較無匱乏的家庭中,家長可以和孩子一起閱讀。老師可以帶領學生閱讀,幫助緩解課堂上的分歧,讓同學反省霸凌黑孩子的經驗,協助黑孩子被接納和理解。

Q9:希望給黑孩子的一句話是什麼?

陳:或許你曾有過黑暗的生活,如果已經是事實,不用逃,更不需要張牙舞爪,轉個身就能面對陽光,關鍵是,你要先學會接受自己。

古:給黑孩子,當有機會改變命運時,不要氣餒,迎向機會

《黑孩子》的書封設計也呼應了黑孩子轉身迎向陽光的主旨。


上下則文章

回文章列表

關閉

主題推薦

不知道怎麼教小孩?看看OKAPI精選文章

你們的孩子,都不是你們的孩子,乃是「生命」為自己所渴望的兒女。 他們是藉你們而來,卻不是從你們而來,他們雖和你們同在,卻不屬於你們。

284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