展開選單

網站服務選單

登入

頁面路徑列表

子選單列表

博客來選書

輕柔卻扎實的連擊 ──八月選書《山茶花文具店》

  • 字級

山茶花文具店

山茶花文具店

去年五月,第一次翻閱日文版的《山茶花文具店》時,心裡有種被擊中的感覺──很輕柔,也很扎實的連擊。


第一擊,手寫書信與手繪鎌倉導覽圖太迷人。主角鳩子的生活儘管平淡且寧靜,但她因此成了那座能納百川的海洋:委託人將自己的故事帶到鳩子面前,鳩子用自己的生命凝聚成書信,滿全他們的心願;他們的故事則豐滿了整部《山茶花文具店》的血肉。

至於故事中那些寓實於虛的部分,簡直意圖使人奮不顧身前往鎌倉,嗅聞那裡的空氣,探探那些生活細節裡的究竟(把相關地點一一標上Google地圖後,我真的去了)。

第二擊,對於近年來的手寫風潮,終於有本書可以讓人好好思考一下:「手寫的溫度從何而來?」我並不認為「拿筆寫字」就叫做「有溫度」(至少,我不覺得填醫院初診單會是多有溫度的事),背後的「心」才是重點所在。
寫給誰?懷著什麼心情?目的是什麼?在追求工具和技巧的精進之餘,我們似乎已經很久很久不曾給任何人寫過隻字片語了,不是嗎?

第三擊,則是很私人的原因:直到現在,我仍無法在父親面前寫字。父親不但是我書法啟蒙的老師(雖然不像上代那樣嚴格),也是我一直以來寫字的標準所在。尤其讀到後半,看到鳩子稱之為「上代」的外祖母寫給筆友的信,以及鳩子最後寫給上代的那封信時,我哭泣的程度連自己都感到意外。
我是否想藉著「把字寫得漂亮」向父親證明什麼?無法在父親面前寫字是因為自慚或膽怯?我一直沒搞清楚這一點,卻驀然發現:父親已是耄耋老人,而我留給爸媽的字條中,出現最頻繁的卻是「晚上有事,不在家吃飯」。

鳩子說:「我的字將如同自己的分身,無論擷取其中任何一部分,都充滿我的基因。」相較於電腦,寫字是很浪費時間的事,然而這也正是想出版《山茶花文具店》的原因:筆跡能挽留住時間,成為某個瞬間的切片,並夾進時光的地層裡。只要停下來,仔細探看,便能看見生命摺曲裡的光芒,悠緩,靜謐。


圓神出版編輯 
林雅萩

上下則文章

回文章列表

關閉

主題推薦

不管愛來了還是離開,你都需要一帖愛的處方籤

愛的處方籤:煩躁時用家事撫慰,失戀了就看電影療傷,對情人說肉麻的情話,一起做愛情的無賴

615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