展開選單

網站服務選單

頁面路徑列表

子選單列表

推理藏書閣

【推理嚴選】伊坂就像一盒巧克力,你永遠不知道會讀到什麼

  • 字級

陀螺儀

陀螺儀

當我第一次翻開《陀螺儀》書稿,得知它的英文書名是《Gyroscope》時,端坐在書桌前的我著實嚇了一大跳!尤其是小說的第一頁,還以類似字根、字首拆解法列出Gyro與Scope的中文註釋……

我當時詫異地低下頭,望著剛從對街「瞎拚魔」外帶回來,那只用Pita餅皮捲著番茄、洋蔥、生菜與希臘旋轉烤肉的Gyro!和我狂啃時不小心滴在桌面的希臘黃瓜優格醬(Tzatziki)!霎時,那種在與伊坂幸太郎(的小說)談戀愛的錯覺;那種自以為和作者有相同默契的裝熟感,又再度重燃!只因為,我可能是這世上少數幾位一邊啃著Gyro,一邊在閱讀Gyro的怪胎吧?

這本書的內容當然與希臘美食無關!

首先,閱讀《陀螺儀》時會有一種非常奇妙的動態視覺,就像正在使用Google Earth的自動遊覽功能,悠遊於每一篇小說中的各地景點,當你一站一站閱讀完前面六篇短篇小說後,可能還是將它們當成是一篇篇的獨立故事看待。

直到進入最後一篇〈後面的聲音很吵〉時,你會發現有一種鏡頭被越拉越遠的感覺,也才慢慢跟著作者端倪出他布局巧妙的收尾,得知那些不同短篇中的人、事、物,最後原來都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,在同一個世界中若有似無的互相影響著!

就像Google Earth的鏡頭慢慢從新幹線「疾風」號、河谷山川、海洋冰山、穿越雲層……慢慢被越拉越遠,回到宛若在外太空中欣賞整顆地球的視野。

其實《陀螺儀》集結了伊坂幸太郎曾發表於不同雜誌特集的六篇短篇小說,再加上特別為這本合集所加寫的最終篇,神來一筆將那六篇短篇幽默地串聯在一起,讓人讀起來有一種莫名的豁然開朗之感!

瓢蟲

瓢蟲

這些作品的發表時間跨越了伊坂出道的十五年,忠實的讀者應該能從這些短篇中,發現有些角色、理念、人生觀與世界觀被他進化與延伸,巧妙地融入在他後來撰寫的幾本長篇小說中,譬如:〈濱田青年真的嗎?〉中諮詢服務時的殺人議題,延伸出了《瓢蟲》一書;而〈Gear〉也有〈Boogie〉與〈Give〉兩篇續篇。

因此在閱讀過程中總能令人會心一笑,感覺上就像在翻閱伊坂的靈感筆記本,正從這些不同時期的短篇小說中,窺探作者不經意流露於字裡行間的想法與靈感,並從那些最初的理論與雛形中,聯想到後來被發揚光大的那幾本長篇小說。

就像他自承常在書中安排的一些元素,如:伏筆與回收、奇怪的登場人物、有趣的對話,以及驚訝的意外或意外的驚訝,在這些短篇中以一種更精準與明快的節奏發生著。

這本小說依然延續了伊坂式令人噴飯的經典橋段,譬如在〈濱田青年真的嗎?〉中,稻垣為一位家庭主婦作諮詢時,表情認真地建議她,如果真的想「完全犯罪」殺死那位不是挺熟的鄰居,可以──「去學開車!考到駕照後,就去買車來開吧,技術愈差勁愈好……去撞死對方!」

因為,在日本交通事故的過失致死有八成是以緩刑作收,九成以下是三年以下的徒刑判決,並不會有殺人或傷害的前科案底,更不需面對最高十五年的傷害罪刑責……令讀者在捧腹大笑的同時,領悟到作者以幽默的筆法,冷嘲熱諷現今法律制度的缺失!

在〈二月下旬到三月上旬〉中,慈郎形容神出鬼沒的坂本約翰時,也充分展現了伊坂式的無厘頭幽默──「與其說他是『說曹操,曹操就到』,我不禁懷疑他根本是潛伏在我的四周,只要一找到機會就立刻出現。或許就像是以前得過的水皰病毒,一等到人的體力變差,就以帶狀皰疹的樣貌出現。」

當然《陀螺儀》中也少不了他鍾愛的上世紀元素,無論是懷念金曲:Love Me Tender、My Metallic Semingo、Quadrophenia與A Spoonful of Sugar!或是歐美經典人物:前美國總統小喬治.布希、國務卿科林.鮑爾、音樂劇人物Mary Poppins、英國搖滾樂團The Who與Small Faces。

我想許多人會被伊坂幸太郎的小說吸引,除了是他在小說中那些與你我一樣平凡,甚至是更平淡無奇的角色,被置入在一個看似平凡、慵懶與舒適的安全空間,順便撥放著好聽的經典歌曲……聆聽著風格雋永的唱片A面,直到一翻到B面時才發現,原來驚人的真相是充滿震撼的搖滾風!

回文章列表

上下則文章

回文章列表